• facebook
  • instagram
  • youtube
首頁藝能娛樂 > 沒想到音樂題材也能改編成漫畫故事,電影「音樂大師!」原作者・佐草 晃之訪談內容 (前篇)

1月31日(禮拜六)開始在日本全國首映、由導演小林聖太郎監製的『音樂大師!』。這回,我們專訪到了原作漫畫『音樂大師』(双葉社)的作者佐草 晃先生。

本專訪共分為前、後兩篇分別報導。

──初次見面,據說佐草先生是在叢林中出生的呢,這是真的嗎?

佐草:哪有啊(笑),那只不過是個謠言罷了。

──身為影評的町山智浩先生有參加早稻田大學的漫畫研究會,聽說是佐草先生的學弟啊。我第一次以筆者身份撰寫的連載專欄,就是寶島社雜誌「寶島30」的漫畫評論,我總覺得好像有碰到過那時候的專欄負責人,町山先生呢。

佐草:哎呀你別說笑了~(笑)。

──真不好意思,這並不是町山先生的錯,說不定是我自己記錯了哈哈(笑)。

佐草:我在唸國小的時候,曾經在印度住過,會有那樣的傳聞,大概是因為這個緣故吧。

──我最喜歡初期長篇的『愛 很忙碌』(小学館),『音樂大師』中也描繪了父子之間那種對於自我主見的執著,所以想說是不是因為您與父親之間,是以一種很特殊的關係在相處的呢?

佐草:我自己與父親之間的親子關係啊…其實還算蠻普通的呢,我父親是個很老實認真的公司職員。並不是像『愛 很忙碌』中那樣的父親,反過來說,說不定我是因為憧憬有那樣的父子關係,才會這麼畫的呢。

──原來如此啊,我的父親也是個老實人,所以我可能也對於那樣的憧憬有所共鳴吧。初期的短篇集『你喜歡就好』(講談社)跟『真實本色』(East Press)都是在短短頁數中確實地將人性的本質給顯露出來,淡淡的ALL COLOR風格也很漂亮、具有魅力感。那對於長篇跟短篇作品,哪一項是您較為拿手的呢?

佐草:自從我在這個世界出道以來,大家都認為我一直都是畫短篇類的作品對吧,長篇還蠻困難的,對我來說,長篇就像是以短篇作品不斷堆積而成的東西。就像少年漫畫一樣,角色會自己從作品中走出來,但不知道最後會走向何處…要創作像這樣的作品真的是比較困難的呢。

──『愛 很忙碌』是部長篇對吧?

佐草:啊,對啊沒錯。

──主人翁是個頂著雞窩頭、個性呆呆的男高中生,然後是被一位持有開放性觀念的父親給帶大的….是這樣的角色設定。那名父親的年輕情人,是被設定為耳朵很靈光的調音師對吧。在我印象中就是,您從那時開始就一貫性地以音樂為故事主題對吧?

佐草:不是這樣的,我並沒有想說要一直以『音樂』來當作漫畫的故事內容大綱。

──啊,是這樣的啊?

佐草:我在畫『神童』的時候,編輯者跟我說『畫你喜歡的東西就好』,這就成了我第一次以音樂為主題的機會。在那之前,我完全沒想說『要以音樂為主軸』來畫漫畫這件事情。然而現在,一旦被別人這麼ㄧ說的話,的確在我的潛意識裡一直有著這樣的一個主題概念呢。偶爾在我重新回味我以前所畫過的漫畫時,常常自己都記不太得到底畫了些什麼樣的內容,『這段跟最近用的那段對話一模一樣嘛』,會像這樣發現這種巧合,這說起來還蠻丟臉的呢。會覺得自己一點都沒有長進啊哈哈(笑)。

──對於自己的創作,您不太會去回顧嗎?

佐草:我是屬於那種一旦畫完了,就不會回頭去再看過一遍的類型。但我認為這樣子,真的不太好呢。

──您目前在京都精華大學部、漫畫學科大學擔任教職,那麼,您會把自己畫的作品當成是教材的一部分嗎?

佐草:很~偶爾吧,果然還是會覺得很不好意思,沒辦法這麼做呢。『把我的漫畫當作範本吧』,這種話真的是說不出口呢(笑)。

──學生們對於您的作品,會表示什麼感想嗎?

佐草:其實倒也還好呢,沒什麼聽說過(笑)。

──那還真是浪費啊,在我身旁的音樂家吉田アミ小姐等,很多人都是「佐草粉」呢!如果把今天專訪的事情跟他們說的話,他們一定羨慕死囉。

佐草:那還真是多謝啊。

──到目前為止您創作出了非常多以古典樂為題材的漫畫,但當初這種類型的漫畫還沒有獲得很高的認知度的時候,您一定也碰到了許多各式各樣的困難對吧?

佐草:說得沒錯,在出版『神童』之前,就有「把古典樂畫進漫畫裡也OK的吧」這樣的思維,在那時候連我自己都有在玩印尼系的音樂。身旁週遭的人,也都是音樂大學畢業的,盡是些有趣又古怪的傢伙。也就先有了「想要畫玩音樂的古怪傢伙」的這個想法。

最剛開始就構想出了『交響情人夢』(二ノ宮知子/講談社)這種跟音樂大學有關的故事。在創作的時候,突然有想要以『天才』這個元素作為切入點,結果就畫出了「女鋼琴家野田妹」這樣的一個角色。

──您靠著『神童』(小学館)這部大作榮獲了手塚治虫文化賞漫畫優秀賞,由於那項獎項在當時很可能會被有「就算現在不把這份獎項給我也沒差啦」(笑)這樣心思的漫畫家給取得,「這部作品能夠得獎的話,不論是對於作品本身、亦或是獎項本身,都是種幸福啊」當初是這樣的一種情況。

佐草:當初『神童』是以連載被迫中斷的形式畫下了句點,但隔沒多久之後,『交響情人夢』成為了一部大熱門,人們因此又再度注目起『神童』這部作品。

──漫畫會因為作者狀況不佳而導致連載被中止呢,『音樂大師』也曾在雜誌「ACTION」中被中斷連載,結果途中變成在網路上發表連載。

佐草:在網路連載期間發生的好事是,每集的長度都可以自由自在變換呢,在連載的途中,常常會有各式各樣、長篇等級的故事出現呢。

──原來如此,那真的是一個很大的優點呢,這麼說起來,『再見,群青』(新潮社)也有在「ほぼ日刊イトイ新聞」上連載,也很常在網路上發表連載呢。

佐草:嗯~藉由雜誌衝出人氣來…跟這點也很有關聯性呢。就算不放在雜誌上面,而是以書本的形式出版的時候,心裡也會想說「如果能靠這樣小賺一點就太棒了」。

──喜歡看漫畫單行本的客群,跟會閱讀每ㄧ期雜誌的客群,還是有不一樣的地方吧。

佐草:說的沒錯,雜誌的連載比較困難,然而現在在做的Kindle連載(『花に問ひたまへ』),也有其困難的地方。讀者只要在剛開始付四百日圓,就有可以將那部作品一口氣看到底的權利,是這樣的ㄧ種系統喔。正因為如此,「要重新畫過」這件事情是辦不到的呢。一般來說,在連載單行本的時候,人物會因為場景的不同、而在服裝上會有微妙的變化,這種情況就可以重畫。另一方面電子書的部分,每個月的發信日都是決定得好好的,客人也都付了錢…..因為意外等等而把原稿給弄丟了這件事情,可是無法被允許的。所以在手繪這方面,如果是以紙本的形式的話,那還有能夠更改的機會呢。

──這還真是個相當厲害的系統啊,我還沒有導入Kindle這個系統,我還真是期待『花に問ひたまへ』能夠變成書的形式啊。

(枡野浩一)

Facebook LINE

相關關鍵字Related tag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