誰飛黃騰達?又是誰跌落地獄?日本藝能界10年大回顧

2016/01/20

由角川書店發行的電視情報誌『The Television』每到年底就會網羅所有年尾年初的特別節目的情報,而發行新年超特大號刊。但是你知道嗎? 每一次都會邀請當年的當紅人物來聊聊他們新的一年的抱負呢。
讓我們來看看從06年~15年的10年間,日本演藝圈的人氣王有著什麼樣的抱負,實際上又留下什麼樣的結果吧!

■2006年 山田孝之
「在06年對於任何事情我都要以正面對待」

在06年的2月時,被人發現到其實在05年10月時,他的私生子出生了。所以他說這句話,是代表他已經完全覺悟了嗎?
雖然在這件事情之後工作頓時銳減了,但是之後他又以其獨特的個性和突出的演技,回到第一線活躍呢。

■2007年 井上真央
「目標是順利取得大學的單位!尤其是非常重視出席率的外語科目和專修課程,真的很辛苦。(中略)現在,與其說我在享受學生生活,倒不如說我是硬撐著吧」

這是當時在明治大學文學部文學科,專攻戲劇學的井上真央所說的抱負。
她的朋友在節目中證實說「她可是從第一堂課就開始出席的」「她還出借筆記給上課睡覺的朋友呢」,所以真的是很認真在學習喔。
在08年11月時,她比誰都要早提出以代表日本戲劇史的大明星・杉村春子為主題的畢業論文,讓她準時畢業。
順道一提,她可是日本演藝圈內有名的名筆呢。

■2008年 品川庄司
品川「庄司的小說真的很適合拿來做劇本欸?」
庄司「沒那回事。我只是很幸運,為了電視策劃開始著筆的小說被出版了而已。我大概這輩子的好運都用完了吧?」
品川「其實,我已經決定了一個案件。在08年的前半期會變得很忙呢」

品川提出了庄司為了『男女糾察隊』的特別企劃所執筆寫下的小說,其實是因為當時,品川正在忙著自己擔任監製兼劇本的電影『DROP』(09年上映)的事情呢。(根據他的部落格,本片在2008年7月31日殺青)
正由於當時『DROP』已經決定要拍成電影,所以品川才有心情開庄司的玩笑。其實他的內心從來就不認為這部小說可以被拍成電視劇吧……?

■2009年 草彅剛
「不知道是不是我臉皮比較厚,不論什麼樣的攝影我都很享受呢。(中略)像現在拍攝中的電影 『BALLAD-』也可以看到我的不同的一面喔」

同年的4月23日凌晨3點左右,他被人發現醉倒在東京赤坂公園裡面,還全裸的大聲喧嚷,所以當下就以公然猥褻罪被逮捕了。
這就是他所謂的「不同的一面」嗎?也太刺激了吧。
還有,在07年時他也有說過「我裡面的大地溝就要爆炸了!」如此耐人尋味的話語呢。

■2010年 JARU JARU
福德說「我們順利來到了東京,感覺今年會更忙碌。2010年,JARU JARU只能繼續往前進了!」

根據同年11月6日的節目,他們成為了富士電視台『Mechamecha Iketeru!』的常態來賓之一,也如預期般的順利進入『M-1大賽』的決賽。真的是順利的在東京打出一片天下了 。

■2011年 香里奈
「我希望能夠在去外國以前,可以先學好英文到能夠簡單理解的地步」

在2014年3月發行的Friday雜誌裏,刊登了香里奈在床上的私密照。其實這些是她在2012年時,去夏威夷短期留學時被拍攝的私人照片。
所以,真的是應該在出國前就學好英文了。

■2012年 NINETY-NINE矢部浩之
「如果我得了"得改變生活習慣了"的病的話,可能我會想要更得到比在演藝圈更多的自由,而朝結婚邁進吧」

說著說著,在當年的9月7日,矢部就由於右肺氣胸的緣故入院休養了,而他也在當天求婚了。
之後,在2013年3月27日,總算是與交往3年的女主播青木裕子舉行婚禮了。
真的是所言不假呢。

■2013年 菅野美穗
「2012年的後半段,因為拍攝「結婚不結婚」(富士電視台)而讓我過的非常的充實。我很高興能夠在2012年拍攝這部戲!」

之後,於當年的4月2日,她就與堺雅人閃婚了。聽說堺雅人是在12年12月的時候跟她求婚的,所以在接受採訪時,她已經開始意識到「結婚以後」的生活了吧。
最後,她透過15年7月播出的TBS的『拿破崙之村』回到螢光幕前了。

■2014年 東出昌大
「2013年我完全沒有時間孝順父母,所以希望在今年可以帶媽媽去旅行。希望可以休息一週,帶她去法國玩呢!」

在2015年1月1日,東出與杏公證結婚了,其實兩個人是在巴黎認識的呢。聽說他們在 2015年5月時計畫秋天要到歐洲度蜜月,不知道這次有沒有帶媽媽一起去呢?

■2015年 KAT-TUN田口淳之介
田口「我有感覺2015年也會有好的開始!啊…那關島怎麼辦 (笑)」

中丸的廣播節目的企劃之一,提到要大家一起去關島玩,當時田口卻提案要到沖繩玩。
之後,在2015年11月24日時,在現場轉播的日本電視台『Best Artist 2015』時,發表了他將會在2016年春天時離開KAT-TUN,也會離開傑尼斯事務所,其實在15年頭他就已經有這個打算了吧。

順道一提,在2013年的採訪時,田中聖說「在巡演時的田口,真的很辛苦呢」,而這位田中也在當年的9月脫離KAT-TUN了。
甚至在當年這些團員有過這樣的對話。

龜梨「我們在中丸的房間集合開會」
田口「什麼時候的事啊?」
上田「啊,對唷,你沒來呢」
田口「欸?沒聯絡到我嗎? 」

感覺好像被排擠的樣子呢 …。
順道一提,田口對於2016年的抱負如是說。

田口「不論發生什麼事,我都希望可以讓我的粉絲們知道我很感謝他們的支持!」

「不論發生什麼事」讓人感覺到好像有別的隱意呢 …。

回頭一看,演藝圈真的很動盪,也深感競爭激烈。有把握到幸福的人,也有人則是陷入黑暗深淵。
今年又有那個人會讓我們印象深刻呢…?
(Bergman田形)


閱讀全文
關鍵字:
文章來源:http://www.excite.co.jp/News/bit/E1452227004794.html

相關文章

媒體信息

Excite Bit コネタ 每天介紹給您"巷子內"的生活小梗!

其他分類最新文章

人氣排行榜